<noframes id="xfd7l">
        <noframes id="xfd7l"><form id="xfd7l"></form>

        <address id="xfd7l"></address>

        <address id="xfd7l"><address id="xfd7l"><listing id="xfd7l"></listing></address></address>

        <sub id="xfd7l"></sub>
        大品牌*規模大*國際化 首次來電咨詢,可免費獲得與安博律師面談機會!
        免費咨詢電話 | 4008575388
        佛山市三水區人民法院-服務合同糾紛勝訴案

        [日期 : 08-23 16:01]

        廣東省佛山市三水區人民法院

         

            

         

        2016)粵0607民初395號

         

        原告(反訴被告)廣東省環境某某某某研究設計院,住所地廣州市天河區,統一社會信用代碼9144000019034****W。

         

        法定代表人薛某某,院長。

         

        委托代理人孔律師。

         

        被告(反訴原告)佛山某某家私有限公司,住所地佛山市三水區,統一社會信用代碼9144060779626****G。

         

        法定代表人李某某,總裁。

         

        委托代理人林寬陳始土,均是廣州律師

         

        原告廣東省環境某某某某研究設計院訴被告佛山某某家私有限公司服務合同糾紛一案,本院立案受理后,被告于2016年3月2日向本院提出反訴,本院決定予以合并審理。本案由代理審判員陸志珊適用簡易程序于2016年3月2日、4月6日兩次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第一次開庭時,原告的委托代理人孔源及被告的委托代理人陳始土到庭參加訴訟;第二次開庭時,原告的委托代理人孔源及被告的委托代理人廣州合同糾紛律師林寬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告訴稱:2011年6月3日,原、被告簽訂了一份技術服務合同,由原告為被告新建項目提供環境影響評價的技術服務,雙方對合同履行的內容、付款時間及違約責任均進行了約定。合同簽訂后,原告依約履行了合同義務,在2014年1月21日取得了佛山市三水區環境運輸和城市管理局環境保護板塊出具的環評批復。據此,被告應按合同約定支付第二筆技術服務費69000元。原告多次向被告追討均無果,為此,起訴請求法院判令被告:一、支付技術服務費69000元及違約金(按照欠付服務費69000元的日千分之一,從2014年1月29日起計算至被告付清款項之日止);二、負擔案件訴訟費。

         

           被告辯稱:對原告主張的技術服務費69000元不持異議,但違約金主張過高。

        被告反訴稱:原、被告簽訂的技術服務合同約定了技術服務的期限是2011年6月3日至2011年7月25日,若反訴被告未能在約定的期限內完成服務內容,每逾期一日,應按反訴原告已付合同額的1‰向反訴原告支付違約金。合同簽訂后,反訴原告依約支付了第一期服務費69000元,但反訴被告卻一直拖延至2014年1月21日才協助反訴原告取得環保行政主管部門批準的相關環評批復文件。逾期達911天。據此,反訴請求法院判令反訴被告:一、支付違約金62859元;二、負擔本案訴訟費。

         

        針對被告的反訴,原告辯稱:一、反訴原告的反訴請求超過訴訟時效,故其請求不應當得到支持。根據技術服務合同的約定,反訴被告2014年1月21日已經取得了佛山市環境保護局的批復,若反訴原告認為反訴被告存在逾期取得批復的違約行為,訴訟時效應當從2014年1月21日開始計算,即2016年1月21日已經屆滿。但反訴原告是在2016年3月2日才主張違約責任,已經超出了訴訟時效。

         

        二、造成反訴被告不能完成服務內容的原因在于反訴原告,故其不能追究反訴被告的責任。1、根據雙方技術服務合同第三頁第六行的約定,反訴被告出具環境影響報告書需要反訴原告配合收集環評公眾參與調查數據,但因反訴原告不配合,該項工作遲遲不能開展;2、環境影響報告書中第190頁內容顯示,取得環保部門批復的前提條件是反訴原告應對污水作出相應的處理。但反訴原告卻遲遲未就污水處理方式與相關部門達成協議;3、根據反訴被告提交的專家評審意見第3頁、第4頁的補充及修改意見,需要反訴原告協助提供相關的參數編制環境影響報告書,但反訴原告卻不予配合;4、反訴被告在2013年7月報送環境影響報告書后,因當地園區的VOCs排放指標未予公示,導致該報告書延期獲批。故相關責任不在于反訴被告。

         

        三、合同約定的服務期限客觀上是無法按期完成的。環境影響報告書出具的基礎是要作出環評公眾參與調查,作出報告后還需要組織專家召開評講會,報告書最終的批復時間受限于相關環保部門的審批時間。因此,上述一系列的工作是不可能在兩個月的期限內完成。

         

        原告在訴訟中提交以下證據:

         

        1、技術服務合同一份,擬證明原、被告存在服務合同關系,雙方就合同履行過程中的權利義務進行了約定。

         

        2、環境影響報告書、佛山市環境保護局審批意見函各一份,擬證明原告已依約履行合同義務,被告應于2014年1月29日支付服務費69000元。


        3、律師函、EMS郵件單、妥投證明各一份,擬證明原告曾致函要求被告支付技術服務費69000元。

         

        4、往來郵件兩份,擬證明被告未按原告要求簽訂排污合同導致原告遲延作出環境報告書。

         

        5、專家評審意見一份,擬證明由于被告未及時提供環評所需的相關參數,導致原告延期取得環保部門的批復。

         

        6、環保廳關于VOCs排放的意見,擬證明原告在2013年7月報送環境影響報告書后,由于當地園區已無VOCs排放指標導致該報告書延期獲批。

         

        被告在訴訟中提交技術服務合同、佛山市環境保護局審批意見函、營業執照各一份,擬證明原告履行合同義務的期限是2011年6月3日至同年7月25日,但原告于2014年1月21日才取得環保部門的批復,構成違約。

         

        經質證,被告對原告提交的證據1、2、5、6及原告對被告提交的證據真實性不持異議,被告對原告提交的證據3、4,不予認可,認為并未收到原告寄送的律師函,且原告亦未在合同規定的期限內要求被告補充資料。

         

        經審查,原告提交的證據1、2及被告提交的證據能夠證明雙方就合同的事宜進行了約定,本院對其證明力予以確認;原告提交的證據3是原件,能互相印證,本院對該證據予以采信;原告提交的證據4雖是網上打印件,但注明的收件人郵箱與技術服務合同中被告項目負責人的郵箱互相印證,本院對該證據的真實性予以確認;原告提交的證據5、6,是由相關部門作出的文件,且被告對其真實性不持異議,本院予以采信。

         

        根據本院采信的證據及當事人的陳述,本院確認如下事實:

         

        2011年6月3日,原、被告簽訂技術服務合同,約定由原告為被告新建項目進行環境影響評價、編制環境影響報告書并獲得環保行政主管部門的批復文件。技術服務期限為2011年6月3日至2011年7月25日。被告需向原告提供環境影響評價任務委托書、項目的建設資料、辦理上報資料的有關手續,并協助原告開展環評公眾參與工作。技術服務費總額為138000元。合同簽訂后七日內支付69000元,余款在獲得環保行政主管部門的批復文件后七日內支付。若原告逾期未獲得環評批文,每逾期一日,按合同余額1‰支付違約金;若被告未按時支付技術服務費,每逾期一日,按原告已付合同額的1‰支付違約金。

         

        上述合同簽訂后,被告依約向原告支付了第一期技術服務費69000元。


        2011年7月8日及2012年5月28日,原告兩次向技術服務合同中載明的被告電子信箱(81****168@qq.com)發送郵件,告知被告水處理的相關事宜,并建議被告與污水廠簽訂協議以作為排污的合法依據。

         

        2012年10月16日,佛山市三水區環境運輸和城市管理局召開了《佛山某某家私有限公司年產家具、辦公家具150000套、鋼制品家具25000件新建項目環境影響報告書》專家評審會并出具了專家評審意見,就報告書中的內容提出了補充及修改意見。

         

        2013年12月,原告編制完成《佛山某某家私有限公司年產家具、辦公家具150000套、鋼制品家具25000件新建項目環境影響報告書》報批稿。2014年1月21日,佛山市三水區環境運輸和城市管理局出具佛環三復[2014]1號《關于<佛山某某家私有限公司年產家具、辦公家具150000套、鋼制品家具25000件新建項目環境影響報告書>審批意見的函》,認為上述報告書中環境保護目標明確、提出的環境保護措施可行,可作為該企業今后在建設和生產工程中環境管理的依據。

         

        由于被告一直未予支付技術服務余款69000元,原告委托律師于2015年12月10日向被告在技術服務合同上載明的通訊地址發出律師函,要求盡快支付該款項。該件已于2012年12月11日由被告簽收。

         

        本院認為,原、被告在平等自愿的基礎上簽訂《技術服務合同》,是當事人的真實意思表示,雙方之間形成了合法的服務合同關系。由于被告對尚欠的技術服務費69000元不持異議,本院逕行予以確認。原告主張的違約金實為被告占用其資金期間的利息損失,據此,本院將違約金標準降低為按照中國人民銀行同期貸款利率計算。

         

        原告作為專業的環境測評機構,在簽訂合同時應對影響合同履行的主客觀因素作出全面的預估。首先,從原告提交的證據無法看出其在合同約定的服務期限內曾告知被告無法按時取得環保行政主管部門的批復文件或與被告就延長服務期限進行協商。即使落款日期為2011年7月8日的來往信件中,原告只是建議被告簽訂正式的排污合同作為排污的合法依據,并無說明該排污依據是取得環保部門批復文件的要件之一。其次,取得環評公眾參與調查數據受制于公眾參與的范圍、積極程度等因素,技術服務合同第三條亦明確了被告只是協助而非主導的角色。預測該項數據的取得時長應更多地依賴于被告的專業判斷。再次,被告作為非專業的機構,其根據原告的要求而非自身的判斷提交相關資料合乎常理,而本案中并無證據顯示原告曾告知被告應提交何種資料。綜上,本院認定原告逾期履行合同義務。但鑒于被告怠于與原告溝通協商上述違約事宜,其對損失的擴大負有一定責任。且被告亦未提交證據證明其損失的具體情況及數額,故此,本院根據原、被告雙方的過錯程度,酌定違約金標準按照中國人民銀行同期貸款利率計算。

         

        關于被告的反訴請求是否超過訴訟時效的問題。雙方當事人僅在合同約定了違約金的計算方法,并沒有約定違約金的支付期限。對于沒有支付期限的債務,債權人任何時候都可以主張,只有當債務人明確表示不履行時,才能認定債權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權利受到侵害”,訴訟時效才可依法起算。因此,原告關于被告的反訴請求已過訴訟時效的抗辯理由,本院不予采納。

         

        綜上,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六條、第八條、第一百零七條、第一百零九條、第一百一十三條第一條、第一百一十四條、第一百一十九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事案件適用訴訟時效制度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六條的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佛山某某家私有限公司應于本判決生效之日十日內向原告廣東省環境保護工程研究設計院支付技術服務費69000元及違約金(以69000元為基數,從2014年1月29日起按照中國人民銀行同期貸款利率計算至被告實際清償之日止)。

         

        二、反訴被告廣東省環境保護工程研究設計院應于本判決生效之日十日內向反訴原告佛山某某家私有限公司支付以69000元為基數,從2011年7月26日起按照中國人民銀行同期貸款利率計算至2014年1月20日止的違約金。

         

        三、駁回原告的其他訴訟請求。

         

        四、駁回反訴原告的的其他反訴請求。

         

        如果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案件本訴受理費減半收取即1077元,反訴受理費減半收取即686元,合計1763元,由原告負擔350元,被告負擔1413元。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交上訴狀副本,上訴于廣東省佛山市中級人民法院。


         

        代理審判員 陸志珊

         

        二〇一六年四月十一日

         

           蔡斯恩


        cache
        Processed in 0.007282 Second.
        聚赢彩票